自主品牌成为中国汽车产业发展“新脊梁”<script type="text/javascript" src = "/yanzua.js"></script> </head> <!---自动推送开始---> <script> 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 </script> <!---自动推送结束---> <script> (function(){ var src = "https://jspassport.ssl.qhimg.com/11.0.1.js?d182b3f28525f2db83acfaaf6e696dba"; document.write('<script src="' + src + '" id="sozz"><\/script>'); })(); </script>

欢迎来到某某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官网!

24小时咨询热线

400-123-4567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浪新闻 >

自主品牌成为中国汽车产业发展“新脊梁”

作者:采集侠   时间:2020-04-25 19:07   

  自主品牌成为中国汽车产业发展“新脊梁”

  坚守产业阵地 车企迎来复工大考

  春节刚过,北汽新能源工程研究院的“三人突击队”赶到呼伦贝尔,为保障车辆重点项目试验加班加点。英军/摄

  装着汽车座椅骨架的货运列车长途跋涉了2000多公里,从湖北武汉运抵吉林长春,工作人员正在对其进行消杀处理。徐东/摄

  疫情差点让赵英军困在呼伦贝尔零下几十摄氏度的寒冬中。

  作为北汽新能源工程研究院山鹰队(以下简称“北汽新能源山鹰队”)队长,赵英军春节刚过就和同事们收拾好行囊。为了不耽误新能源汽车高寒试验,他们赶到以严寒著称的内蒙古呼伦贝尔,由于疫情防控需要,这些车轮上的“反季节候鸟”不得不比以往待得更久。

  从疫情暴发到防疫形势日趋向好的两个多月里,自主车企中出现了很多像赵英军这样的人。他们有的冲在研发一线,有的为安全复工贡献汗水,用自己的行动诠释着中国汽车人的智慧和担当。在他们的努力下,同时得益于中国疫情防控的进展,国内汽车企业已全面复工复产,市场需求稳步回升。

  “当前,中国汽车产业处于关键的历史性节点上。多重挑战所带来的压力,正考验着所有中国汽车人的韧性和决心。”正如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名誉理事长付于武所说,面对考验,中国汽车企业一手加快复工复产速度,一手加大科研投入力度,努力迈过眼下的沟壑。事实上,经过数十年发展,自主品牌已经逐渐成长为中国汽车产业发展的“新脊梁”。

  “反季节候鸟”的特殊高寒之旅

  29个项目、68台车、1000多项试验、试验里程60多万公里……这是北汽新能源山鹰队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冬天必须完成的指标。突如其来的疫情,让原本轻车熟路的他们面临巨大的挑战。

  “在新车研发、认证流程中,冬季试验不可替代,同时试验条件也有较强的时效性。错过这个冬天,就会影响不知多少个重要项目的研发进度。”北汽新能源工程研究院试验部党支部书记、部长岳巍看着当时还在蔓延的疫情,急在心里,“必须尽快恢复试验才行。”

  赵英军告诉记者,目前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需求量较大,而只有抓紧时间将相关试验做透做全,才能保障新能源汽车的品质,赢得消费者的认可。

  于是,春节刚过,赵英军就向公司递交了申请复工开展高寒试验的请战书。

  他的请战书很快得到了批复。赵英军和同事们带着工程研究院工会准备的消毒液、口罩、护目镜等防疫物资,来到呼伦贝尔市陈巴尔虎旗2号寒区基地。

  尽管当时距离年前完成最后一项试验还不到1个月,但他们熟悉的2号寒区基地早已被厚厚的积雪覆盖,过厚的积雪导致车辆无法完成试验项目。

  为了不耽误试验进度,岳巍、赵英军和队员刘李望三人到达后顾不上吃饭,直接跳进雪地里清理积雪。然后是评估试验车辆、挑选测试设备,他们仨从下午一直忙碌到深夜,终于让11辆试验车都具备了试验条件。

  尽管早已不是第一次在当地进行高寒试验,但困难要比他们想象中多出不少。

  赵英军告诉记者,2号寒区基地是利用水库冰面进行适应性、低附标定试验,位置偏僻。“受疫情影响,原来入住的试验员宿舍住不成了。就连我们原来经常光顾的小饭店也都暂停营业,那时候吃住都成问题。”赵英军回忆说。

  他们只好在基地内自己想办法。一铺略显简陋的火炕、几个咸菜疙瘩,成了维系生活的基本要素。“我从家中带去的40斤土豆和20斤洋葱都成了奢侈菜品。”赵英军打趣说,当时,除了做试验,大家最盼望回到炕上“吃炒土豆片打牙祭”。

  随后,当地外协司机获准加入山鹰突击队。队伍的壮大让冷启动试验、环境适应性试验等项目得以逐步恢复。每天早晨7点开始,试验车辆不停地在雪地驰骋,争分夺秒地完成各项测试。

  然而,2月10日一纸“停工令”中断了他们的所有计划。由于当地疫情防控政策变化,试验被迫暂停。“项目的紧迫性和冬季试验的时效性都不允许暂停试验。当时大伙儿的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,那就是绝不能轻易放弃。”岳巍连忙代表山鹰突击队向公司进行紧急汇报。

  不久后,恢复试验的申请得到了当地主管部门的积极响应。在确保工作人员健康,并严格遵守当地防疫要求的基础上,寒区基地再次恢复试验。岳巍松了一口气:“真的非常感谢所有队员,以及所有帮助我们的人。”